会员快速登录
登陆加载中...
网站最新公告
公告加载中...
分类导航
超级搜索
热点文章
版权申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苏联解体前 俄副总统建议戈尔巴乔夫逮捕叶利钦
来源: 历史吧 历史学习网 作者:匿名 发表日期: 2011/1/22 15:43:20 阅读次数: 1861 查看权限: 普通文章

参与专业的精英特快速阅读记忆训练,掌握十倍效率的学习方法,免费试用点击下载:

新奥加廖沃进程的终结

1991年11月末,新奥加廖沃进程陷入绝境,没有人再建议或讨论任何新的联盟条约的草案。苏共是苏维埃政权机关和经济管理部门的承重结构,苏共覆灭之后,苏联许多主要的支柱机构也从9月和10月起开始相继崩溃。到了1991年11月,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能直接指挥的部门只剩下他的私人卫队、部分克里姆林宫卫队和著名的“阿尔法”特种活动小组。

11月15日叶利钦签署了一项命令,宣布停止对苏联各部委的财政拨款。苏联各部委余下的工作人员可以继续在他们的办公楼里工作,但要受俄罗斯执行权力机构的监督。现在苏联各部委面临着要么自动解散,要么划归为俄罗斯各部委的命运。地方上缴的税收不再纳入苏联国库,绝大部分都被俄罗斯国库据为己有。俄罗斯领导人还试图掌控苏联国家银行及其所属部门的活动,俄政府还宣布将在最近几周进行激进的经济改革和放开价格。显而易见,在统一的金融财政制度下,这种改革必将导致俄罗斯和其他加盟共和国的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但是“白宫”对此漠不关心。商店几乎没有任何商品,而冬天又即将来临,对于俄罗斯和苏联各民族人民来说,这一年的冬天可以说是自卫国战争以来最艰难的一个冬天了。

1991年11月末及12月初,戈尔巴乔夫仍然在克里姆林宫里办公,他不断地召集自己的助手和顾问开会,与各加盟共和国和西方国家的领导人通电话,接待国外的来宾和记者的采访。但是,苏联总统的权力范围只能局限在克里姆林宫的几栋大楼里了。在此期间,戈尔巴乔夫去了一趟离自己办公室不远的党和国家特别档案馆,那里保存有政治局最重要、最机密的材料,戈尔巴乔夫命令将该档案馆的绝大部分资料用军用卡车运送到总参谋部。

决定乌克兰未来命运的全民公决于1991年12月1日举行。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最高苏维埃已经通过了关于宣布乌克兰独立的决定,现在将这个问题交给全体公民来决定。戈尔巴乔夫十分清楚乌克兰全民公决具有的决定性意义,因此在全民公决的当天和前一天,戈尔巴乔夫接受了多家乌克兰媒体的电视采访,采访中他提到了自己的乌克兰和俄罗斯血统,并竭力说服乌克兰人民留在苏维埃联盟。这些采访在苏联各地电视台进行了转播,戈尔巴乔夫的前助手格拉乔夫曾评价说:“唉,这次讲话的效果远没有在福罗斯发表的《告苏联全体公民书》的效果好。”

乌克兰全民公决的结果使许多人感到震惊,也使戈尔巴乔夫陷入了绝望。在参加投票的公民中有90.32%,即28804071人投票赞成乌克兰最高苏维埃通过的关于宣布乌克兰独立的决定。俄罗斯随即承认了乌克兰的独立,12月5日,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与戈尔巴乔夫会面时说,没有乌克兰的加入,联盟条约便失去了意义。叶利钦同时告知戈尔巴乔夫,他将于12月7~8日在明斯克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领导人举行会晤,但并没有说明此次会晤的议事日程,他这样做的目的也许是怕遇到阻挠,也许是有意为之。当时此次会晤的最终议事日程还没有制定,谁都不清楚克拉夫丘克将在会晤中提出哪些意见与建议,当时叶利钦和克拉夫丘克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张了。乌克兰担心俄罗斯会提出领土方面的要求,特别是克里木的领土问题。而白俄罗斯领导人舒什克维奇只希望讨论俄罗斯取消价格限制将给白俄罗斯带来的经济问题,因为舒什克维奇并不是国家总统,他的权限也比叶利钦和克拉夫丘克小得多。

维斯库利景区别洛韦日密林1991年12月7~8日

关于别洛韦日三国领导人的会晤已有大量文学描述,所有与会者对这两天在白俄罗斯所发生的事件都进行了描绘。我们从戈尔巴乔夫的回忆录描写这一事件的章节题目中就能看出他的态度:“背信弃义”和“苏联与俄罗斯的黑暗日子”。而叶利钦在回忆录中将这一章节简单地称之为“别洛韦日密林”。

到白俄罗斯参加会议的俄罗斯代表团,除了叶利钦之外,还有根纳季·布尔布利斯、谢尔盖·沙赫赖、叶戈尔·盖达尔、安德烈·科济列夫以及叶利钦的助手维克托·伊柳申。白俄罗斯总理维亚切斯拉夫·克比奇和乌克兰总理弗拉基米尔·福金也出席了会议。三方都派了记者到会,但人数不多。

当领导人们在桑拿室蒸浴的时候,工作小组已经完成了文件的起草任务。条约文本共两页,序文中写道:“白俄罗斯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和乌克兰于1922年签署了联盟条约成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成员国,以下称为‘最高缔约方’,在此我们郑重宣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作为国际法主体和地缘政治的现实已不复存在”。

条约的第一条规定:“最高缔约方组成独立国家联合体(СНГ,简称‘独联体’)。”第二条中写道:“从该条约签订之日起,在签署国境内不允许实行第三国的准则,包括前苏联的一切准则。”条约的第十四条还规定:“明斯克市是独联体协调机构的常设地,前苏联机构的所有活动在独联体成员国境内一律被禁止。”条约签署人为:白俄罗斯代表舒什克维奇和克比奇、俄罗斯代表叶利钦和布尔布利斯、乌克兰代表克拉夫丘克和福金。

在离开维斯库利之前,与会者将苏联解体和独联体成立的消息首先通知了美国总统布什,然后才通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这个顺序并不是在事前计划好的,因为当时舒什克维奇通过专线打电话给戈尔巴乔夫,但拨了很久都没有接通,而科济列夫则通过普通国际长途电话与美国联系,美国总统办公室的人刚开始没有马上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除了这个最主要的条约之外,三国领导人还就较具体的问题签署了两项声明,他们还达成了一些口头协议,其中包括关于对戈尔巴乔夫未来的命运,对这个问题的争论甚至比讨论独联体国防纲要的时间还要长。

“别洛韦日协议”签署后的最初日子

12月8日深夜至9日凌晨,戈尔巴乔夫不停地与自己的助手和顾问通电话,然后他吩咐将叶利钦、舒什克维奇和克拉夫丘克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最后只有叶利钦于中午12点在忠实的科尔扎科夫的陪同下来到克里姆林宫。整个克里姆林宫及其各个入口都已由俄联邦总统警卫局控制,只有通往三楼的入口一直仍由戈尔巴乔夫的铁杆护卫把守着。纳扎尔巴耶夫在叶利钦之前来到了戈尔巴乔夫的办公室,他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支持戈尔巴乔夫。会见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但没有取得任何结果。戈尔巴乔夫当天发表了一项声明,表示他不同意成立独联体的条约,他认为该条约无论是从政治角度,还是从法律角度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他在声明中指出:“擅自宣布苏联的灭亡是不可容忍的,苏联的命运不应由这三个国家领导人的意志所决定,这个问题只能通过宪法途径并依照各族人民的意愿,由所有主权国家来决定。条约中宣布禁止执行苏联的法律准则是不合法的,也是极其危险的,这只会加剧社会的混乱和无政府状态。”

俄罗斯领导人中只有副总统亚历山大·鲁茨科伊反对“别洛韦日协议”,他是12月9日才得知这一消息的。鲁茨科伊于9日上午来到戈尔巴乔夫的办公室,他称签署条约是对国家的犯罪行为,并建议立即逮捕“为讨好美国而签署这个耻辱条约的三个醉鬼”。鲁茨科伊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曾写道:“听了我的话,戈尔巴乔夫的脸色变得很苍白。我们匆匆交谈了一会儿,在与我告别的时候,他劝我不要发火,并对我说,一切没有像我想象得那么可怕,事态还是可以扭转的。”然而,鲁茨科伊还是准备了一份措辞极为严厉的个人声明,并开始与叶利钦彻底决裂。在朋友们的劝阻下,鲁茨科伊没有将这份声明在媒体上全文发表,只在报纸上刊登了其中的寥寥数语,例如“别洛韦日协议”“不可容忍的仓促性”,“苏联的解体将导致俄罗斯的解体”等。

 

12月10日和11日,戈尔巴乔夫发表了几个谴责“别洛韦日协议”的声明,并在11日晚上接受了《独立报》主编维塔利·特列季亚科夫的专访,这次采访涉及内容广泛,但是戈尔巴乔夫的态度却显得含糊不清。

无论是在莫斯科和其他加盟共和国的首都,还是在苏联一些大城市,人们对苏联解体的消息竟然表现得十分平静,这大大出乎西方和本国观察家的预料。一些普通百姓和许多政治圈中的人甚至感到了一丝轻松,不会有人再对苏联政权抱有希望,苏联的解体和戈尔巴乔夫的倒台甚至没有引起任何同情。正如20世纪90年代初的一位反对派领袖瓦西里·利皮茨基所写的:“苏联解体的过程出乎意料的平静,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反抗。各加盟共和国被出其不意地据为己有了,在俄罗斯的反对派内却出现了分歧和动摇。这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如此剧烈的转变(一个超级大国的灭亡)竟然轻而易举地实现了,这就使那些策划者们觊觎着今后更加胆大妄为的行动,而下一次的分歧点就是盖达尔的经济改革。”

乌克兰最高苏维埃在1991年的12月10日批准了“别洛韦日协议”,俄联邦最高苏维埃于12月12日开会讨论“别洛韦日协议”,叶利钦在三国领导人会晤会上做了简短的报告,他的报告赢得了代表们的掌声。

当“别洛韦日协议”在基辅、明斯克和莫斯科先后获得批准之后,戈尔巴乔夫接受了几家媒体的采访,从他的话语中流露出忐忑不安的心情和前后矛盾的立场:“一些法西斯独裁者将篡夺政权……”,“我认为国家观念是目前的主要问题”,“我不认为,在白俄罗斯签署的条约具备实行的机制”;“我们苏联来到这个世界已经60~70年了,它不应该毁在我们的手里”,“俄罗斯领导人利用了乌克兰”,“我早预料到会这样”,“只有当联盟条约彻底完结时我才辞职”,等等。戈尔巴乔夫每天仍然到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上班,他与几乎所有的西方领导人通电话,阐述自己的立场和见解。在这期间,戈尔巴乔夫还签署了多项命令,包括关于授予苏联勋章和奖章的命令、对苏联国务院决议的补充和修改命令等。仅在12月21日这一天,戈尔巴乔夫就签署了28项命令,其中大部分是授奖命令,也就是在这一天,戈尔巴乔夫终于明白,其实是有人使他明白,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在与法国总统密特朗通电话时,戈尔巴乔夫说,最近几天他将宣布自己辞职的声明。

独联体第二次诞生

独立国家联合体的第一次诞生是在维斯库利的别洛韦日密林中。几天之后,即12月11日,亚美尼亚宣布加入该组织,摩尔多瓦于12月12日宣布加入。12月12日,中亚各国和哈萨克斯坦的领导人聚集在阿什哈巴德,他们对三国事先未与他们进行任何协商就签署“别洛韦日协议”气愤不已,然而他们已经别无选择,12日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与其他国家一样成为独联体平等的成员国。随后,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也宣布加入独联体。如此一来,关于成立独联体的条约应重新起草,不是以三国的名义,而是以12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名义共同起草。12月11~20 日,在莫斯科和其他国家的首都人们就此问题进行了紧急磋商。戈尔巴乔夫没有被邀请参加协商,但是他自己提出了多项建议,并发给了在阿拉木图参加谈论条约内容的人。他在建议中提到,应该确定从苏联到独联体的过渡时期,在苏联这样一个复杂的体系中,各个国家的独立不能操之过急,一蹴而就,否则就会陷入可怕的危险之中。戈尔巴乔夫在建议中还列举出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各共和国“分割”的机构,为了保证这些机构的正常运行,应保留一些领导机构或者是协调机关。最棘手的问题是关于苏联军队的命运及其战略组成问题。当然,戈尔巴乔夫的这些想法无可指责,戈尔巴乔夫最后还提出,在这些跨国间的机构中他可以找到一席之地,发挥自己的余热。1991年12月17日,苏联总统顾问和新闻秘书安德烈·格拉乔夫在记者会上说,戈尔巴乔夫自我感觉很好,他处在能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状态中,并就“过渡期”的问题做了大量工作。“戈尔巴乔夫关心的是从苏联到独联体的转变进程应在民主的框架内合法、公开地进行。”格拉乔夫指出:“我没有感觉到戈尔巴乔夫时代已经结束,他是一个注重过程而不是具体职位的人,我们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要谈论属于他的时代。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并没有考虑辞职问题。”

与此同时,叶利钦正加大力度继续捣毁苏联残余的政治和经济机构,以迫使戈尔巴乔夫辞职。12月19日,叶利钦决定终止苏联外交部的活动,第二天,苏联国家银行被撤销,改称俄罗斯银行。早在12月14日或15日,叶利钦就已通知戈尔巴乔夫,俄联邦总统办公厅和总统本人将在克里姆林宫里工作,戈尔巴乔夫应尽早离开克里姆林宫,这是对戈尔巴乔夫的最后通牒。

12月21日,新的独立国家联合体在阿拉木图诞生了,这是由11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的联合体。叶利钦、克拉夫丘克和舒什克维奇签署了《关于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和终止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宣言》,阿塞拜疆总统穆塔利博夫、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亚美尼亚总统彼得罗相、塔吉克斯坦总统纳比耶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摩尔多瓦总统斯涅古尔和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也在文件上先后签字。此外,11国的领导人还签署了其他几项决议和议定书,其中包括对戈尔巴乔夫的专项决定。独联体成员国的领导人在决定中通知戈尔巴乔夫,苏联的总统制已经结束,他们对戈尔巴乔夫作出的“积极贡献”表示感谢。此外,决定中还为戈尔巴乔夫规定了终身的养老金,为他本人及其家人提供终身医疗服务,并为其配备20名警卫和两辆专车——“吉尔—115”和“嘎斯—31”。独联体国家领导人“下达命令,由俄联邦政府负责解决上述所有问题”。

戈尔巴乔夫下台

阿拉木图决议是在12月21日下午报告给莫斯科的,戈尔巴乔夫当天开始准备辞职声明,但他并没有急于公布,因为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单独和叶利钦商讨,因此戈尔巴乔夫等着叶利钦从哈萨克斯坦的归来。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次单独会见安排在克里姆林宫,会见持续了10个小时。许多问题都有了最终的答案,其中包括“戈尔巴乔夫基金会”的安排,前总统的个人安排和养老金问题,以及戈尔巴乔夫的助手和办公人员的安排问题等。12月25日晚7点,戈尔巴乔夫签署了辞去苏联总统职务的命令,随后他邀请摄像人员和新闻记者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进行电视直播,前苏联的几家电视台和世界上153个国家的电视台都转播了辞职声明的内容。戈尔巴乔夫的最后一次发言并没有包含深刻而有意义的思想内容,他毫不掩饰自己的伤心,他表示没有完成自己应负的使命,但又称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他最后说道:“我是带着一颗不安的心离开的。”电视讲话之后,戈尔巴乔夫又回答了记者们的几个问题,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准备将核密码移交给叶利钦。然而与戈尔巴乔夫见面的却是国防部长沙波什尼科夫,叶利钦由于不满戈尔巴乔夫最后讲话的内容而拒绝在前总统的办公室中接受核密码,他建议在克里姆林宫的另外一个地方进行交接仪式。但是戈尔巴乔夫拒绝了叶利钦的建议,他在没有任何电视摄像的情况下将两名上校交给沙波什尼科夫指挥,这两人时时刻刻都跟随在国家元首身边,是专门保护“核密码箱”的。戈尔巴乔夫最后的告别晚宴是在克里姆林宫的核桃厅中进行的,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五个人参加。在这最后的时刻,戈尔巴乔夫办公室的电话竟然没有响一声,没有任何人表示支持与同情。

在戈尔巴乔夫做电视讲话的时候,克里姆林宫总统府圆屋顶上红色的苏联国旗被降了下来,升上了俄罗斯的三色旗。没有任何人来送行,戈尔巴乔夫孤独地回到自己的别墅,而几天之后戈尔巴乔夫连这个地方也不得不离开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就此正式宣告结束。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加载中...
[共0条]【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共0条]【相关软件】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共0条]【相关教程】
 暂 无 相 关 内 容